封頁 簡體中文 English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 頁 本所簡介銘生動態律師風采專業領域銘生研究法治新聞法律法規成功案例招賢納士在線交流
 
浙江高院詳解吳英案為何維持死刑判決

瀏覽次數:3681 編輯:lawyer01 發布于:2012/2/8    

    2012年1月18日,牽動人心的吳英案終于在浙江走完了審判程序,浙江高院二審仍舊維持了原判,對被告人吳英處以死刑。2月6日,吳英集資詐騙案二審審判長沈曉鳴就這幾個方面作出了詳細解釋。

2012年1月18日,牽動人心的吳英案終于在浙江走完了審判程序,浙江高院二審仍舊維持了原判,對被告人吳英處以死刑。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樣的判決結果,瞬間引發了海內外輿論廣泛關注,網民們更是通過微博、論壇等途徑,展開了對社會公平、死刑改革、民間資本出路、金融壟斷、價值觀標準等一系列問題的大討論。

  而為什么要判處吳英死刑?這樣的判罰是不是過于嚴厲?吳英真的是集資詐騙嗎?判處死刑是否與地方行政干預有關?諸多熱點問題也引起了浙江省高院方面的高度關注。

  2月6日,吳英集資詐騙案二審審判長沈曉鳴就這幾個方面作出了詳細解釋。

  二審法院為何維持對吳英的死刑判決?

  法院為何認定吳英為非法集資詐騙而非民間借貸?

  沈 曉鳴說,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的方法集資,數額特別巨大并且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死刑,并處沒收 財產。而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相關司法解釋明確規定,個人集資詐騙數額在人民幣100萬元以上的,應認定為數額特別巨大。

  吳英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隱瞞其巨額負債和大量虛假注冊公司、成立后大都未實際經營等真相,虛構資金用途,以高息或高額投資回報為誘餌,向社會公眾作各種虛假宣傳,非法集資人民幣7.7億余元, 實際騙取已達3.8億余元。

  而且,盡管認定的集資直接對象僅10余人,但下線人員眾多、涉及面廣,既嚴重侵害不特定群眾財產利益,又嚴重破壞國家金融管理秩序,數額特別巨大,并將巨額贓款隨意處置和肆意揮霍等,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罪行極其嚴重。

  因此,一審法院判處吳英死刑符合我國的法律和死刑政策,所以二審維持了原判。

  法院為何認定吳英為非法集資詐騙而非民間借貸?

  網上有不少人認為,吳英的情況只是民間借貸而已,根本不涉及到集資詐騙一說。

  但沈曉鳴說,法院認定吳英為集資詐騙是因為她采取了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式向社會公眾進行宣傳并集資。

  在案證據證實,吳英在向他人進行高利集資時,曾虛構了投資商鋪、做煤和石油生意、炒期貨賺錢、資金周轉等各種理由。

  如在向林衛平、楊志昴、楊衛江、龔益峰等人集資時,虛構合作投資廣州白馬服飾城地下商鋪;在向楊衛陵等人集資時,虛構炒銅期貨賺了大錢,等等。但實際上,白馬服飾城地下商鋪純屬子虛烏有,而炒期貨也虧損了近5000萬元。

  不但如此,吳英還用非法集資來的1600多萬元給楊衛陵等人分紅,誘使楊衛陵的下線源源不斷地提供資金給楊并催促楊將錢給吳英,從而其又從楊衛陵等人處集得9600多萬元。

  而吳英為給社會公眾造成其具有雄厚經濟實力的假象,短時間大量虛假注冊公司,并用這些公司裝扮東陽市本色一條街;并買斷東陽至義烏道路兩邊的廣告位,集中推出本色集團各公司宣傳廣告。

  當有中間人拉來資金大戶,吳英即帶其參觀本色公司一條街,提供大堆虛假購買房地產協議和用詐騙款購買的房產證,從而使得為數眾多的受害人對吳英的財富信之不疑,“自愿”將巨額款項投給她。

  另外,法院還查明,吳英到了集資詐騙后期,為應付擠滿本色概念酒店的討債人和繼續集資詐騙,還偽造了4900萬元假的工商銀行匯票和私刻了兩枚廣發銀行業務專用章。

  法院為何認定吳英集資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

  沈曉鳴說,除了虛構事實外,吳英在集資過程中,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也是其構成集資詐騙罪的另一重要原因。法院在審理過程中曾查到過諸多事實。

  比如,吳英本來就沒有經濟基礎,2006年4月成立本色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前已負巨額債務,但其卻不計條件、不計后果地大量高息集資,根本不考慮自身償還能力,對巨額集資款又無賬目、無記錄,并向本色集團高管和員工隱瞞前述行為,致使他們都不知道錢從哪里來流向哪里去。

  據悉,吳英剛開始集資的回報條件就達到每萬元每天30元至50元,且給介紹集資的中間人每萬元每天10元或每季30%-100%的好處費。到了后期,集資的回報條件更是由受害人說了算。

  沈曉鳴說,吳英曾指示幫助其集資的人:“什么條件都能答應,只要能拿到錢就行?!?/FONT>

  這些錢到手后,吳英除了將少部分集資款用于注冊傳統微利行業的公司以掩蓋真相外,絕大部分集資款并未用于生產經營,而是主要用于支付前期集資款的本金和高額利息,并制造資金實力雄厚的假象。

  有一次,吳英曾一次性簽訂上萬平方米的購房協議并交納上千萬的定金,但事后并沒有買房。而在參與土地競拍時,她也曾將土地價格抬到最高拍得后卻不支付余款。因此,其僅僅被沒收的預付款、定金、保證金就達4000多萬元。

  除此之外,法院還查明,吳英用集資款購買了1億多元珠寶,隨意贈送他人或擺在辦公室炫富,她曾對珠寶商說,“我的錢太多了,不知怎么花”;還用集資款進行贊助等,欺騙群眾。

  而吳英本人也供認,其購物從不計較價格,經常到商場掃貨,往往一次購買幾十萬元,在不到一年時間內,個人吃玩和購物花費就達1000多萬元。

  因喜歡車,吳英也曾用集資詐騙來的錢購買法拉利、寶馬等豪車40多輛,共計近2000萬元,其中一輛二手法拉利就用了375萬元。

  至案發前,吳英已四處躲債,根本不具償還能力。

  吳英案件集資對象只有11人,且為親友,為何認定為向社會公眾集資?

  吳英在看守所內檢舉官員是否立功?  死刑判決與地方行政干預有關嗎?

  吳英案二審判決后,曾有報道說,她的集資對象都為親友,怎么可以算做是向“社會公眾”集資呢?

  沈曉鳴說,目前認定的吳英案的直接受害人雖只有11人,但從本案證據情況看,其中僅林衛平、楊衛陵、楊志昂、楊衛江4名受害人的集資對象就有120多人,而這些人的下線就更多了,涉及浙江省東陽、義烏、奉化、麗水、杭州等地,都是普通群眾。

  因此,認定為向社會公眾集資是合乎情理的??鑾?,吳英也是明知林衛平等人及下線的款項是從社會公眾吸收而來,還繼續進行集資。

  同時,判決中認定的這11人也并非吳英的親友,而是通過集資過程中經支付高額的中間費認識的。

  另外,吳英還以各種形式的廣告、簽訂大量購房協議等方式,向社會公眾虛假宣傳其一夜暴富的神話,以騙得更多的不明真相的公眾的資金。這樣的行為明顯就是向不特定的社會公眾非法集資。

  吳英在看守所內檢舉官員是否立功? 

  沈曉鳴承認,吳英確實在偵查、起訴和審判期間,檢舉揭發他人受賄犯罪事實。

  但是,經查實,這些均是吳英為了獲取非法利益而向公務人員行賄,盡管相關被檢舉人已經被處以刑罰,但吳英的行為僅屬于坦白交代自己的行賄行為,依法不構成立功。

  死刑判決與地方行政干預有關嗎?

  二審宣判后,吳英的律師在網上提出吳英被判處死刑與 “銀監會關注此案”及地方行政干預等因素有關;還有人在網上說,吳英案件審理過程中,有十幾名東陽市政府干部聯名寫信,要求判處被告人吳英死刑。

  沈曉鳴說,本案全部案卷材料和法院審理過程中,都沒有發現任何所謂與“銀監會關注此案”及地方行政干預有關的情況,吳英辯護人的說法完全沒有根據。法院審理中也沒有發現政府部門的干部寫信或以其他方式上書要求判處被告人吳英死刑的情況。記者 張玎 通訊員 張興平

 
信息搜索
 
 
聯系我們
電話: 0574-87065826 0574-87065828
傳真: 0574-8706582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 寧波市鄞州區百丈東路787號包商大廈17樓1702-1705室(寧波市公安局南側,原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北側50米)
網址: //www.pbbjk.icu
 
友情連接
銘生專業網:
法律法規:
新聞媒體:
公檢司法:
其他連接:
   
版權所有 浙江銘生律師事務所    波西亚时光与金吉尔玩耍
聯系電話:0574-87065826、傳真0574-87065828 地址:寧波市鄞州區百丈東路787號包商大廈17樓1702-1705室
© COPYRIGHT 2008 - 2021 //www.pbbjk.icu all right reserves